「陳浩博客」業務量下滑 有員工被停工待崗 優信稱經營遇到困難

摘 要


原標題:業務量下滑,有員工被停工待崗,優信稱經營遇到困難




   “因優信公司經營遇到

原標題:業務量下滑,有員工被停工待崗,優信稱經營遇到困難

K圖 UXIN_0

   “因優信公司經營遇到困難,您的崗位暫無工作安排,經公司討論決定,于2020年3月1日安排停工待崗……”2月29日晚8點多,正在瀏覽朋友圈的優信在職員工王沖(化名)看到這封郵件時愣了10秒鐘,然后快速地讀完了其中的內容。

圖片來源:受訪者供圖

  據王沖回憶,半個月之前,公司在一次會議中提到了“靈活用工”和“短期降薪”兩種方案,隨后針對其中的“靈活用工”方案征求了員工意見,有一部分員工選擇不同意。此次收到停工待崗郵件的,正是當時不同意“靈活用工”方案的員工。

  按照“靈活用工”方案,員工每個月只能拿到工作地最低生活保障標準的基本薪資。“應該只有1700多元,連房租都交不起。”一位收到停工待崗通知的優信員工說。

  停工、降薪背后,是優信斷崖式的業務交易量。“新冠肺炎疫情以來,公司的主營業務全國購受到了很大沖擊。”據王沖透露,目前優信主營業務全國購的日平均交易量下滑幅度超過70%。

  動蕩之下,優信下一步該踏向哪里?

  
“我是被停工待崗的”

  從去年開始,王沖發現公司好幾個熟悉的面孔不見了,一番打聽之后,才知道他們已經離職。

  直到2月29日晚上收到這封名為“優信停工待崗通知書”的郵件,王沖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。“那種感覺就像你原本穩穩地坐在一艘船上,現在因為船身承載不了那么多的人,你要被丟進水里,我是被停工待崗的。”

  讓王沖不能理解的是,之前公司在征求員工意見時,自己已經明確表示不同意“靈活用工”的方案,為何最終等來的仍然是停工待崗。

  優信在發給員工的停工待崗通知書中稱,“停工待崗期間,公司將按照各地政策支付最低生活保障,并負擔員工基本社保住房公積金……待公司經營狀況轉好,則將安排您聯系歸隊事宜”。這與此前的“靈活用工”方案基本一致。

  據一位優信員工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透露,此次收到“優信停工待崗通知書”郵件的員工,正是之前不同意“靈活用工”方案的那部分員工。

  從2月15日開始,“靈活用工”和“短期降薪”兩種方案已經在優信內部實施。不過,當時被停工待崗的員工并非是征求意見時同意“靈活用工”方案的員工,而是由各個部門決定,幾乎涉及各個部門,有的部門甚至占了一大半人。

  優信方面稱,此次停工待崗是公司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危機,以及長期發展在人力上做出來的溝通方案。

  然而,不少被停工待崗的員工認為,優信只發最低生活保障工資,是在變相裁員。“1700多元的工資在北京根本不夠生活,很多人會撐不下去選擇辭職,這樣一來公司也不用賠償。”上述收到停工待崗通知的優信在職員工無奈地說,自己甚至都有點羨慕去年被裁掉的那部分員工,最起碼還有賠償。

  與被停工待崗的員工相比,被“短期降薪”方案的員工要幸運地多。根據該方案規定,所有M4及以上級別,降薪40%;所有M1-M3及P3-P5序列,降薪30%;其它層級降薪20%。

  “公司M序列是管理層、P序列大多是研發等崗位,涉及的人數并不多,只占總人數的15%左右。”上述優信員工以自己的工資舉例,降薪20%后,每個月會少領2000多元工資。

  
日交易量驟減

  在這封名為“優信停工待崗通知書”的郵件中,優信承認:公司經營遇到困難。

  優信本身是以2B(面向企業實體)業務起家,但在發展中逐漸轉向2C(面向消費者)交易,2C業務甚至開始成為其核心業務。“目前,公司的主要業務就只有全國購和優信拍了。”上述優信員工告訴記者,2B的優信拍業務被縮減了很多,今年2月在誠盈中心的辦公點已經退租。

 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。去年5月,優信在獲得58同城戰略投資后,將整個一成購新車業務全部砍掉,搬出了望京SOHO大樓,“偏居”距離不遠處的利星行辦公室。如今,優信再次“逃離”誠盈中心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而至,將優信主推的全國購業務推向生死邊緣。春節后,優信雖然推出了VR看車等一系列線上看車和購車流程,但從成交量來看并不樂觀。“之前公司的日平均交易量可以達到300多,現在只有80左右。”王沖告訴記者。

  針對目前優信的日交易量,記者向優信方面進行求證,但對方僅表示:“按照上市公司相關法律法規要求不便披露。”

  從此次優信停工待崗的方案也可以看出,交易受到的沖擊不小。如,“靈活用工”方案針對的主要是以業務量直接關聯的崗位。

  去年以來,優信就在逐漸“砍掉”旗下業務。除一成購新車業務外,還有優信的金融業務。去年5月優信將二手車交易衍生的助貸業務與58同城的Golden Pacer進行合并。這意味著,優信將金融業務拱手讓給58同城,換來了Golden Pacer一定股權和1億美金的現金。

  一位二手車領域從業者向記者分析稱,優信剝離金融業務后,意味著將金融與交易切分,短期來看是救命,卻不利于長遠發展。

  從一成購新車、金融業務,到優信拍,再到全國購,業務的不斷調整,也讓優信的管理層動蕩不斷。

  日前,優信發布公告稱,公司CTO邱慧已經離開。公開資料顯示,邱慧加入優信后曾參與孵化優信二手車、優信新車等產品。在此之前,優信CMO王鑫、COO彭惟廉、CSO井文兵等高管已經相繼離開。

  據上述優信員工向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透露,最近又有兩名總經理級別的高管離開。

  
與58同城關系變微妙

  在優信已經工作了三年之久的王沖,最近一年以來最大的感受就是公司變“摳”了。

  “去年是公司成立8周年,只在利星行辦公室休息區舉辦了一個簡單的慶典活動,往年每逢司慶都會有大型的戶外活動。”王沖告訴記者,創始人戴琨曾在一次內部演講上稱優信去年5、6月份差一點倒閉。

  現在回過頭來看,是58同城拉了優信一把。去年5月,優信接受58同城的戰略投資,方式是58同城以1億美元購買優信發行的可轉換債券,同時58同城將有權向優信董事會提名一名董事,雙方在流量獲客、車源、車輛檢測、大數據及SAAS服務方面展開深度合作。

  但當這次合作被披露后,外界都認為對優信來說這是一筆賠本的買賣。“當時優信很需要錢。”一位優信內部人士曾向記者透露,58同城答應投資后,優信就按照投資方的要求裁撤掉了一些不掙錢的項目和部門。

  為了獲得更多資金,優信隨后又將旗下二手車交易衍生的助貸業務與58同城的Golden Pacer進行合并,并獲得了1億美金的現金。

  曾經困難時期拉一把的“好兄弟”,眼下的關系變得微妙。在今年春節后,優信進行了一輪架構調整,其中由張建利出任供應商管理中心總經理、陳光出任客戶營銷服務中心總經理。

  “去年優信將金融業務賣給58同城后,張建利和陳光也去了,不知現在為何又回來了。”據上述優信員工透露,當時優信金融業務部去58的很多人現在也離職了。

  對自身業務還未實現整體盈利的優信來說,靠發行可轉債和出售業務來填補所需要的大量資金不是長久之計。公開資料顯示,2019第三財季,優信歸屬于普通股東凈利潤為-2.67億元,同比增長54.96%;營業收入為4.61億元,同比下降46.57%。

  持續跌落的股價,也讓優信在資本市場似乎“撈金”無望。2018年6月優信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,發行價為9美元/股。然而,截至美東時間2月28日收盤,優信股價僅為1.67美元/股。這一股價,低于去年4月優信遭J Capital Research(美奇金投資)強烈賣空報告后,創下的1.95美元歷史最低股價。

(文章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)

后臺-系統設置-擴展變量-手機廣告位-內容正文底部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